关注肥溪无沙网微博:
首页 - 国内 - 正文

位置于摄像头开机键附近 首批iphone11被曝发热严重

2019-09-27 15:11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643次
标签:a

“哦!” 老乌神色暗自轻松了一些,故作恍然大悟状,戏谑味颇浓,“烟呐?”

“别废话!”李护长脚一跺,瞪着老郑,“我待会就打电话,叫你家里人以后别来了。”

“不光她,俺家六口都没有入合作医疗。我寻思,农村人皮实,一年到头也不生病住院的,再花那冤枉钱干啥……”

“闭嘴!”老乌大吼,脖子上的青筋都浮了出来,眼睛瞪得溜圆,有一股活撕了对方的狠气,“什么烟?打牌就打牌,乱说什么!”

后来,他又因手头资金周转不过来,三番两次地缠着我借钱,说给我一分的利息,每月打过来。我只好陆续又给了他几万。

网友在调侃“孩子眼睛一定要像杨丞琳”的同时,也纷纷表示“又是为别人神仙爱情激动的一天”。

一连串的问题后面,还有一连串的吐槽,相亲遇见的奇葩人和奇葩事,实在是太多了。

“我真不想做这个手术,这个孩子有毛病,想着等身体养好了再要一个。你知道的,农村嘛,总归有个男孩牢靠些。”

如果分析豆瓣“相亲后的吐槽”的小组上发帖人大多都来自哪里,结果发现这些人的地理分布广泛,但大多集中在一二线城市中,北上广集中了小组中最多的用户,其次是成都、杭州等新一线城市,这也和豆瓣app的用户分布特点相吻合。

“护士长,俺知道。家里实在有点困难,在县医院花了3万,家里的一点积蓄就全花光了。俺也找亲戚们借了,就是需要再等等。”

“那不然呢?”老乌叼着烟,“我不是铁石心肠,一根两毛,又不是给不起,哈!”

给病人烟,这绝对是不符合规定的,更别谈什么“赌本儿”,听他们的对话,八成不是好事。

“她孕期的饮食怎么样?”问到这儿,她的丈夫还是不说话,这时,曾春花的母亲带着哭腔说:“我这个女儿太省了,舍不得吃,她本身也不挣钱,她老公在外打工挣钱供全家四口人吃喝拉撒。这几年,她光生孩子,经济压力也大,有点好吃的,也都留给了这两个小的了。也是我大意了,每次问她,她都说,钱够花,没事。人家怀孕都是在家里养着,有人伺候着,我闺女什么活都干,家里、地里,接送大闺女,照顾小闺女,洗洗涮涮什么事都要靠自己……现在弄成这样!我这命苦的孩儿啊……”

“那你先快吃吧!一会儿孩子醒了。”我怕打扰老人吃饭,连忙走开。

老袁跟老郑当时点头如捣蒜,满口答应。但过了几天,两个老小子又按捺不住,躲着老乌,偷偷摸摸继续赌烟。

老乌扯了扯嘴角,算是回应了我的玩笑话。我意识到这个时候调笑似乎有些不妥,闭住了嘴,气氛有些尴尬。

他低头不语,但这不代表他认为自己错了——这是他一贯的样子。他小时成绩不错,老师和父母对他寄予厚望,他自己有些飘飘然。可他10岁那年,父亲去世,没了管教和约束后,他愈加自以为是,谁的话也听不进,成绩一年不如一年,期间还留过级。

中秋节就要来了。按照惯例,大院里要组织病人们排练节目、举办晚会。老郑拉着老袁找我,说要在会上表演个朗诵,献给他可爱的孙子。老袁被拽着,一脸不愿意:“老子天天忙着呢,哪儿有空跟你去胡闹!”

这天也是金明明入院的第3天,仍有许多亲戚围在她的病床边。她的两个闺女也来了,11岁的大闺女到了病房后,坐到椅子上自顾自地拿起了妈妈的手机玩游戏,5岁的小闺女吵吵着要妈妈带她去吃肯德基——在我们这个城市,似乎只有周末带孩子去吃肯德基,才算是合格的父母,孩子们以父母带自己去吃肯德基而自豪,是他们在学校里向小伙伴们炫耀的资本。

而大弟在平台上留的是舅舅的电话。“这个孩子,怎么会留我的电话给人家?”

以往,这样“捣乱”的病人大多是通知家属领回去。老袁孤家寡人一个,除了医院没有去处。典主任思来想去,只好先请老郑的儿子来一趟。老郑的儿子来的时候,典主任把老乌和我也叫了去,毕竟我们是大院的责任人。

利息只给了我几个月,后来就没有给了,说本息一起给我。可是一晃几年过去了,本钱也没有还,再见时,大弟的人已经在传销窝点里——2012年春天,我在北京打工,他几次三番给我打电话,说他生意要扩大经营,请我去给他帮忙搞管理,我听信了他的话,辞掉了北京的工作,去了之后,才知道他在搞传销。

在金明明住院后,她的亲戚七大姑八大姨、表姐表妹全来了,每天都会有二三十口人来医院探望她,每一个人都是人还没有进病房,就先在病房门口抹眼泪,等脸上的泪水干了再进去。毕竟,金明明太年轻了,可能在引产过程中人就会没有了,现在看一眼少一眼了。虽然医院有规定不允许这么多人来探视,也害怕这么多人来看会引起金明明的情绪波动,但是主任和我们护士都没去阻拦。

“那就好——这样吧,我先和院办打个招呼,等两天。再说咱们还可以去红十字会、网上众筹嘛。大家想想办法,总会过去的。”我说。

晚上,我们护士照例订的快餐盒饭,除去在护士站留守值班的护士外,我们当天6个上班的人全挤在一间狭小的护士休息室里吃饭。

眼睛张激动地快要弹起来,满脸潮红。老袁不急不慢,双手虚按,示意他俩静静,抽出两张“王”,“文雅”地放在牌堆上。

“嗨!”老袁神气起来,“水果牛奶,容易过期,个头又大,不好保存。再说,赢回来谁要?还不是吃了,能换成钱吗。烟就不一样,小小一根,做好防潮,容易保存。再说,病人抽,工作人员也抽,不如……”

明骏拿起酒杯抿了一口,过了片刻才说:“还是因为一些比较特殊的机缘……做过一些……做过一些代人考试的工作,攒了点钱。”

倘若两人都是“她在国企,我在银行”这样,也不会被吐槽得这么厉害了,大多的情况是要么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,要么就是对方不是体制内的工作嫌弃他/她不稳定。

“不光她,俺家六口都没有入合作医疗。我寻思,农村人皮实,一年到头也不生病住院的,再花那冤枉钱干啥……”

“我也来!”小文不知从哪里搞了一包云烟,扔在地上,“打扑克,谁怕谁?”

主任说:“不打招呼就从厂里接电,不是偷是干什么?你们养殖场的电不都是从厂里接的吗?”

几个抢烟的人收住了手,眼睛张满脸的不忿:“乌司令,不是我挑事啊,这俩老东西,每回打牌都作弊,把我的烟……”

若是有人夸捧两句,老郑能乐出屁来,立马掏出一根烟点上,热情地与之分享。但老袁对他这个“嗜好”颇看不过眼:“老郑头,能不能别总在老子面前显摆,嗯?”

--- 宝宝树网网站
标签:a

国内头条

热点推荐

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与肥溪无沙网立场无关。肥溪无沙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肥溪无沙网对其观点、判断保持中立,不保证该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